当前位置: 红网 > 粮食频道 > 正文

四川油菜籽产量跃居全国第一

2018-02-07 08:54:47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颜斯睿 李淼 编辑:李偲

  湖北等菜油主产省出现“关停潮”,四川油企却加速扩容增能;

  四川油菜籽产量跃居全国第一,中国油菜籽产业发展大会今年4月移师成都;

  “大米看东北,面粉看河南,菜油看四川”已成定局;

  □颜斯睿 记者 李淼

  “30吨,发江苏江阴!”1月24日下午6点,绵阳安州区大陈粮油厂区,弥漫的菜油味中,一辆安徽牌照卡车上了地磅,司机宫保忠朝着开票室“吼”着报单。开票员向亮从窗口探出头,将票据递给宫保忠,瞟了一眼,后面还有十多辆大卡车排着,“看这架势,又要加班了。”这时,他已送走了发往全国各地的整整55辆运油车。

  邛崃高埂镇。成都新兴粮油公司正在进行锅炉煤改气,环保新要求,必须在月底前完成。灌装线并未停下,因为手里还有近万吨订单。

  四川菜油生产企业,这个春节旺季特别旺。“大米看东北,面粉看河南,菜油看四川。”省粮食行业协会油脂分会会长董国华这么评价。

  国内菜油市场疲软,四川“油菜花”却开得分外灿烂,这是为什么?

  食用油江湖风景各异

  临储政策取消,库存油进口油双重夹击,菜油行业进入严冬,纷纷上演“关停潮”。但四川企业却忙着添机器扩产能

  很长时间里,菜籽油是我国食用油市场的当家品种,直到上世纪90年代,益海嘉里等国际粮商进入,色拉油兴起,散装菜籽油才逐渐退位,但仍是国产植物油第一大油源。

  目前,我国食用油品种主要为豆油和菜籽油,两者占国内油脂总消费的65%左右;其次是棕榈油、花生油、棉籽油等。国家粮油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食用植物油国内消费量约为3500万吨,豆油约1700万吨,菜籽油约800万吨。中国人吃的油70%靠进口。

  2015年,是行业拐点年份。这一年,国家取消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为去库存,国家重启临储菜油拍卖,加上每吨便宜一两千元的国外进口菜油持续冲击,国内菜油行业整体进入“寒冬”。

  “以前菜油行业就是‘刀片利润’,每吨赚三五十元加工费,靠托市收购,一年各种补贴和费用六七百万元,能保证运转。补贴政策取消后,开机赔钱,不开机就赔市场。”一位四川油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2016年和2017年成为菜油行业“史上最困难时期”。董国华介绍,油价从每吨1.2万元多降到6500元左右,而菜籽收购价从每吨4200元涨到5600元,菜粕价格也“跌跌不休”,湖北、湖南、江苏、安徽等菜油主产省出现“关停潮”。2017年下半年华北等地几乎全线停机,就连知名大型油厂也因收不到足够菜籽等原因,被迫削减产能甚至被迫转做贸易商。

  四川却“风景独好”。不仅没有加入“关停潮”,粮油企业反而集体加速扩容增能。2016年来,新兴粮油、大陈粮油分别新增64台、60台“95型”小榨机;绵阳辉达油脂、渠县通济油脂、宜宾纯正油坊公司等数十家企业或上马新榨机,或进驻当地园区,实现了从炒籽、压榨到包装全自动化。

  浓香小榨油的逆袭

  四川农家自产自食的传统工艺,凭借川菜流行、食品健康需求的加持,成为川产菜籽油的制胜法宝

  四川油脂企业重塑江湖地位的“独门秘籍”,是浓香小榨工艺。

  2015年以前,精炼大榨油是食用油主流。小榨采用炒籽和物理压榨技术,精炼大榨油则是蒸煮和化学浸出工艺,“就像炒花生与煮花生的区别,炒的就特别香。”新兴粮油副总经理胥家君说。

  浓香小榨,以前主要是农民自产自食,成本比大榨油贵一倍,生产厂家很少加工,市场上自然难觅。但其独特香味,却是川菜烹饪尤其是火锅用油必不可少的佳品。

  “小榨是特色,为了活下去,只有‘赌’一把。”最早打“浓香”牌的大陈粮油总经理陈前林告诉记者,大陈粮油以前浓香型只占产量的10%。

  浓香小榨的崛起,正契合了吃得安全、健康和特色的新需求。与进口转基因菜籽油比,浓香小榨油有非转基因概念。陈前林还记得十多年前用火三轮到华北推销的“窘境”,“吃惯了金黄透明的色拉油,看到颜色深的四川小榨油不敢要,尝了后又觉得香。”

  川菜、火锅的流行,花椒油等升级调味品的推广,是浓香小榨油的重要推手。“火锅炒料不用浓香油就不香,不少牛油锅底也换成菜油了。”董国华认为,浓香菜油已与豆瓣一样,成为川菜之魂。“一个观念正在加强:不用四川浓香型菜油,就不是正宗川菜,麻婆豆腐、凉拌鸡就做不出来味道。”省粮食局局长张书冬表示。

  “四川菜籽榨出的油,颜色正、香味浓,其他地方的菜籽不可比拟。”董国华说,这与水土、气候及冬播春收模式有关。进口菜籽榨不出浓香。曾有人将四川品种拿去外省种,用小榨法加工外省菜籽,但都没有川产的品质味道。

  “现在浓香型菜油已成市场主导,四川80%—90%都是,在全国也有近30%市场份额。”多位受访企业家表示,没想到浓香小榨会这么火。

  一桶油拉起一个产业链

  供给端最大利空因素消除,需求端前景看好,从油菜种植到川味调味品加工,全产业链都受益

  1月19日,新一批4.63万吨国家临储菜油拍卖。近两年来,国家临储菜油已拍卖400多万吨。国家粮油中心市场信息处处长张立伟透露,全国最后一批临储油将抛售完毕。这意味着影响国内菜油市场多年的库存压力“泄洪”完毕。2017年我国进口油菜籽达480万吨,未来最高可进口到600万吨,“世界市场上每年可供进口的油菜籽也就1600万吨,中国已经进口了40%左右,已是极限。”

  供给端,进口油菜籽将不再构成更大的利空因素了。

  对于四川,意义不止是油脂企业日子好过。油菜籽产业正在成为四川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产业。

  我省油菜种植面积和总产量已连续16年创历史新高,2017年种植面积已超过小麦,成为小春第一大作物,产量也超越湖北位居全国第一,以致在武汉连续举办八届的中国油菜籽产业发展大会今年4月也将移师成都。

  “中国菜油产业重心已悄然转移。”这是张立伟的判断,“菜油看四川”已成定局,国内菜籽油产业将在2019年进入春天。

  再看需求。省内浓香菜籽油消费量巨大,每年约140万吨,常年缺口五六十万吨;云贵渝和西北地区的需求也很大。川菜、火锅的风头正盛,川味调味品工业发展势头也很好,这些都将助推浓香菜油消费市场进一步扩大。

  大陈粮油的浓香菜籽油已远销 20多个省区市。新兴粮油总经理姜敏杰告诉记者,大蓉和、小龙坎等均用新兴的浓香菜油,一个1000人接待能力的火锅店一天要用上百斤,甚至海外川菜店也要从四川运浓香菜油,以保证品质。“虽然浓香菜油比一般菜油贵一半,但消费者对价格已不再敏感,比如新兴在泸州的销量中70%都是小榨油。”

  张立伟认为,浓香菜籽油市场预计将以每年5%—10%左右增长。新兴粮油、大陈粮油更为乐观,认为增速会有10%—20%。

  终端市场向好,种植端自然也受益。1月24日,邛崃冉义镇稻香土地合作联社油菜种植核心区,5000亩油菜已进入蕾苔期。这是新兴粮油的订单种植基地,“一亩油菜能纯赚200多元,比小麦强得多,跟种水稻还不冲突。”合作联社理事长胡华鹏说。

  记者调查发现,我省油菜籽托市收购取消后,价格不降反升,从每公斤4.4元涨到5.8元—6元。

  受访业界人士都认为,比起大米和小麦,浓香菜油是四川粮油产业最具优势、既有现实基础又有增长空间的品类。

  补短板做强产业链

  缺乏产品标准、知名品牌,是明显软肋。油菜籽正被分析定位为四川农业“支柱产业”,相关支持政策正在推进

  就现状而言,四川浓香菜油产业还有很多软肋。

  亟需制定产品标准。有的企业做纯浓香,有的搞混合油,还有打着小榨牌子的“假浓香”,消费者根本分辨不清。

  知名品牌欠缺。我省菜籽油加工企业作坊4000多家,9成多为代农户加工的作坊。“调和油有金龙鱼,花生油有鲁花,葵花油有多利,但提到浓香菜籽油,却想不起有啥大牌。”陈前林承认。

  粮油基地建设不足。油菜籽有三分之一到一半为农民自种自留,规模种植率不高。省市两级种粮大户补贴只针对种水稻、小麦,油菜不在补贴范围。规模化种植上不去,企业就难以有稳定的收购来源。记者走访的几家企业,仅有个别有较为稳定的订单种植基地,大部分都是以小贩和自设收购点为主,原料数量品质都难保证。

  胥家君认为,应将油菜也纳入种粮大户补贴,引导大户规模种植油菜。张立伟建议,四川既然在小麦和玉米上没有优势,可改种油菜,推动企业和种植户签订单、建基地,统一品种,避免混种混收混加工,保证菜油品质。董国华建议,省本级应设立发展专项,推动产业发展。

  还有菜花经济。“四川油菜花产地从川南到川东北再到高原,花期可持续半年,还成功培育出红粉白等彩色品种,完全可与江西婺源和云南罗坪媲美,但宣传不够。”省农业厅粮油处负责人表示,可推出四川油菜花观花指南。

  好消息是,油菜籽正被分析定位为四川农业“支柱产业”。今年,我省把油菜纳入“四区四基地”建设总体布局,在川西平原、川中丘区、川东北油菜区大力发展冬油菜,并将划定重要农产品(油菜)生产保护区1000万亩。省粮食局产业发展处处长王亚南透露,我省新一轮产油大县竞争立项即将启动,将有2亿多元对近30个县的生产流通端给予扶持。同时启动实施“中国好粮油四川行动三年规划”,对近10个产油县和规模企业给予连续支持。

  董国华表示,已与省粮食行业协会对接,今年将为制定《浓香型菜籽油团体标准》立项,争取尽快出炉。

  王亚南告诉记者,四川油菜产业发展联盟拟在成都召开的中国油菜产业发展大会上成立,将统筹生产、科研、流通、加工、旅游、餐饮、金融等部门,聚集四川浓香菜油全产业链发展合力。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